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行业资讯
  • <strong>健康联动社区中华通脉健</strong>
  • MDI健康联盟链官方宣传片
  • PPT-MDI健康联盟链模式解析
  • <strong>MDI健康联盟链白皮书</strong>
上一张 下一张
行业资讯当前位置: 主页 > 行业资讯 >

中美贸易战进入倒计时!中国划定反击时间

按照计划,中美将在7月6日开始相互征税,随着征税的日期临近,有不少西媒称“中国的行动会早于美国12小时”。

中美贸易战进入倒计时!中国划定反击时间

日媒《朝日新闻》7月3日还称,中国财政部2日表示,中国将先于美国实施报复性措施。对此,中国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办公室7月4日发表声明,称中国政府立场已多次申明,绝不会打第一枪,不会先于美国实施加征关税措施。

7月5日,中国海关总署关税征管有关负责人表示,根据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2018年第5号公告,对原产于美国的部分进口商品加征关税措施将在美方的加征关税措施生效后即行实施。

7月5日,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在新闻发布会上说,如果美国启动加征关税,打击的是全球产业链,是对全世界开火,也是对美国自己开火。美国的贸易霸凌主义是逆潮流的,中国不会低头。

中国一直在努力避免中美贸易战,但这场战争还是要开始了。

《华尔街日报》称,北京将从6日午夜开始征税,此举十分不同寻常,通常中国都是以全天来计算税的。为何中国会不先于美国征税? 在分析人士看来,一则中国要看美国公布的征税清单公布。

中美贸易战进入倒计时!中国划定反击时间

6月15日,美国公布的征税清单主要分为两组,第一组为针对价值340亿美元的中国产品,第二组则是对剩余160亿美元的产品关税进行进一步评估。

6月16日,中国国务院关税税则委员会办公室发布的公告称,中国决定对原产于美国的659项约500亿美元进口商品加征25%的关税,其中545项约340亿美元商品自2018年7月6日起实施加征关税,对其余商品加征关税的实施时间另行公布。

也就是说,在美国最终的计划出炉之前,中国不会轻举妄动。从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宣布对中国价值500亿美元、1,000亿美元、2,000亿美元商品征税至今,都不难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美国先是出筹码,中国再跟。中国都是一种“应战”的姿态。如今中国再次强调“绝不会打第一枪”也延续了此前的风格。

二则这符合中国所说的不主动挑起贸易战。自特朗普3月威胁要对中国产品征税以来,包括中国外交部和商务部在内的中国官方多次强调“中国不主动挑起贸易战,但也不怕贸易战”。既然中国不会挑起贸易战,中国就不会对美国先发制人。

特朗普在全球挑动贸易战已经引发了不少国家的不满,路透社7月4日称“有40多国反对美国关税计划”,这其中包括美国的盟友欧盟和日本等。

美国挑战自由贸易的行动已经让自己处于舆论的下风。如果中国率先对美国开火,中国与四处与人为敌的特朗普又有何异?美国挑起贸易战,中国再进行反击,中国的行为被看成是自卫行为,这就使得中国处于国际道义的制高点。XLW

在中国有些知识精英和媒体眼里,美国就是理想的彼岸,中国的未来就是渡船到那个彼岸去。其中,对美国有太多的想当然,太多的过誉。2016年的世俗画,演绎了危机美国。这些危机告诉我们,美国不是理想彼岸,恰恰相反,面临许多危机。

在所有的危机之中,最根本最致命的危机,就是经济制度的危机,就是经济制度层面的阶层或阶级危机。

它扩大贫富差距,将财富集中在少数人手中,导致中下层普遍的反叛和不满,导致多层次多方面的危机。

财富的集中导致对政治程序和决策程序的垄断,这种权力垄断又导致资源和财富进一步流向富有阶层,形成了一个财富高度集中——政治高度垄断——财富进一步集中的循环。

经济制度本身没有破解这个循环的机制和钥匙。这种制度循环不仅是市场原教旨主义的本质特征,而且是里根以来新自由主义精心打造的系统工程。

精心推动的财富和收入的集中,撕裂阶级,导致阶级的严重分化和对立,是美国面临的最根本的危机。

这是理解2016年和美国现状的钥匙。从罗斯福新政开始,美国的阶层或阶级在经济上的差异和对立从来没有今天这样巨大,中下阶层的不满也从来没有今天这样激烈。在所有重大的社会经济危机中,这个阶级差别和矛盾的根子都清晰可见。

一、美国梦危机。伟大的国家,有伟大的梦想。在美国正统的历史叙述中,美国梦是美国伟大的商标或品牌。从里根以来,过去30多年,美国经济总量和人均GDP都有巨大的增长。而中下层的实际收入几乎没有增长。新增的收入,劳动生产率提高与科技创新等等带来的所有财富和收入,都流入了少数人的手中。

美国梦变成了新自由主义的呓语和少数人枕边的特权。面对噩梦一般的现状,现在究竟有多少中下层还相信美国梦?“梦”不属于每个人,出现了阶级的分化。2016年的政治热剧中,中下层对制度的特有叛逆,为美国梦做出了自大萧条以来最为悲凉和最为雄辩的回答。

经济决策、经济政策、经济增长都出现明显的阶层/阶级偏好,同广大中下层追求幸福的渴望脱节,同他们的获得感、幸福感脱节。经济的增长、科技的进步反而伴随着中下层普遍的贫困化。

二、经济的慢性衰落危机。2008/2009年美国的战略产业,金融霸权赖以存在的金融产业出现严重危机,自那以后,美国经济进入一个低增长的“新常态”时期。

总需求严重不足,供给侧严重失衡,导致总量和结构、生产和要素双重失衡。

(1)从总量需求上看,中下层越来越严重的相对贫困,导致总需求不足,生产过剩,价格下滑,投资疲软等等,出现经济空心化,严重困扰着美国经济。

(2)从供给侧方面看,经济决策权为少数人垄断,服务于少数人对财富的贪婪,导致经济决策同社会的整体和长远需求脱节,出现严重的结构失调,导致生产和要素配置的失衡。

收入和财富的集中有两个趋势:在社会范围内从中下层向富有阶层集中;在富有阶层内部从生产货物和提供服务的向控制金融资产的集中。金融和实体经济严重脱节,实体经济空心化。财富集中导致权力集中。

经济决策权在富有阶层、中下层和政府之间重新分配。这表现在两个方面:

(1)决策权高度集中在极少数富有阶层手中;广大中下层被完全排斥在经济决策以外,他们被简化为消费者符号,他们的经济决策被简化为消费决策,而消费决策范围和数量又因漫长的工资停滞而削弱。

(2)(新自由主义主导下)政府的经济决策权被极大削减,那些被削减的经济决策权被进一步集中在少数人手中。这两个彼此相连的历史过程,导致全社会经济决策权高度集中在少数富有阶层手中。所有的决策都是为了少数人对财富的进一步垄断,都受短期利益的驱动,导致供给侧(要素,结构)严重失衡。

这就是为什么,美国过去几十年关于投资的决策,关于基础设施的决策,关于实体经济的决策,关于经济结构调整的决策,关于医疗卫生方面的决策,关于解决绝对贫困的决策,都是光打雷不下雨。

美国供给侧方面的问题和需求侧方面的问题,许多人都看到了,都知道要调整,就是调整不了;都知道要改革,就是改革不了。原因就在于:经济决策过程严重缺乏民主和社会参与,问题丛生,进入了一个非常低增长的阶段,一个慢性衰落的阶段。

三、政治危机。2016年的大选其实就是来自两翼的中下层民众基于经济现实,对现存制度和建制派的挑战。现在,美国中下层阶级中究竟有多少人认为目前的政治和决策程序有利于解决他们面临的经济问题?现在的美国,经济和财富的集中导致了政治过程和权力的集中,广大中下层感到被边缘化。这在特朗普的就职演说中有非常清晰的表达。两个主要政党都在失去基本面的支持。

政治危机还表现在中下层阶级的政治冷淡,投票率很低,政府总体支持率很低,政府关键决策机制基本瘫痪,政治决策结果被少数阶层绑架。执政者考量的往往不是国家和社会的长远利益,而是如何赢得下一次选举,如何酬劳自己的支持者,如何规划退出公职以后的经济出路。而合法的权钱交易、院外游说等等,则导致公共权力沦为特殊利益集团的工具。

国家的决策资源和决策程序很多时候变成了党派斗争的工具。比如,在奥巴马时期,共和党掌控的美国参众两院多次通过了对奥巴马医保的否决案。而在2017年,该党控制着国会两院和行政当局,却反而无法通过类似的法案。

为什么?滥用决策资源,把国家的决策程序变成儿戏。在奥巴马时期,共和党知道任何否定奥巴马医保的法案都会遭到奥巴马的否决,所以,就不顾法案的实际效果,不顾它可能带来的巨大社会负面影响,为反对而反对,如同儿戏。

几乎年年如此。而特朗普入主白宫以后,共和党知道通过的法案会变成法律,所以就有人认真考量它对自己选区和未来选举的影响了,结果又是反对。这类游戏,过去二三十年逐渐增多。大量的决策资源被消耗在这类儿戏上了。也可见,在国家决策层面两党对立到了什么程度。20世纪 80年代以前,两党还可能在许多决策议题上达成共识,现在是越来越难了。

过去30多年,美国的社会政治纤维、权力的基础结构发生了严重的对立性分化。这种基础变化,读者一定要注意,它可能是了解美国两党恶斗的钥匙。

几十年来,中下层急剧沦落,社会不满急剧上升,导致了社会和意识形态的严重分裂,这种分裂也反映在基本民众上。一方面是为了党派的利益,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有利于对中下层人民政治参与的控制,美国国会在过去几十年不断地根据党派的选举需要重新划分选区。比如,许多原本比较混合的选区,就被重新划分,变成清一色,让某一个党占多数。

现在的美国选区几乎都被这样划分过了。划分的结果就是选区具有强烈的党派色彩。每个党都有这样的权力基础。美国选举是赢者通吃,这样的选区选出来的几乎都是该党的候选人,除非特别的因素。从这类选区出来的议员几乎不可能同另一党派合作,否则就可能在下次落选。全美大部分选区都这样,国家层面两党合作的基础就非常小了。

于是,国家层面的决策平台,变成党派表演的舞台,变成向自己选区表演的舞台。这种划分的另一个结果就是便于精英垄断,尤其是两大党的垄断,每个选区都有党派色彩,几乎没有给新的政治力量留下任何可供实际操作的空间。不仅如此,还便于精英控制选民,把选民的“民主”参与和热情变成党派的选举工具。

两党难以妥协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背后的金主不愿意妥协。美国的竞选政治,资金和资源非常重要。而那些大金主们在捐献的时候都是有非常明确的利益主张的,候选人必须承诺。议员如果违背了这些承诺可能就会失去竞选需要的资金,就会落选。为什么共和党再三推动医保法案,原因就在于此。

民主在于细节。有些人读了几本书,看了一些类似章回小说的介绍,就大而化之地认为自己掌握了美国民主的精髓。其实,这些人头脑中的美国民主严重缺乏细节,缺乏实际运作的线索,往往不真实,是他们自己的幻觉。没有细节就没有实际。他们宣传的美国不是美国人的美国,不是由美国人在日常生活中经历的细节总和构成的美国,是他们头脑中的美国,是一个用抽象价值演绎的乌托邦。

中国许多老一代知识精英引进西方文化,让中国放眼看世界,功绩很大。他们中的有些人,可能太希望中国强大起来,引进得太匆忙,有些囫囵吞枣;也有些人可能缺乏对美国等国家真实的生活阅历,即使生活在美国也游离于美国真实的生活之外,而局限于书本和想象。总之,他们对西方的介绍,有许多脱离实际的地方,有太多太慷慨的过誉。

四、管理危机。经济上的严重分裂,导致社会严重撕裂,美国陷入两党恶斗,党派利益,特殊利益集团,某些极端的意识形态争论,几乎耗尽了美国国家层面的管理资源。

有人指出,联邦政府出现空前的管理危机;依靠政治过程来解决贫富悬殊和经济问题的可能性越来越小。再加上经济决策权集中在少数富有阶层手中,社会或政府缺乏必要的或充足的管理权力和资源,对极其富有的阶层缺乏必要的制约和监督。

五、信仰危机。2017年总统就职演说,没有一句涉及美国过去赖以教训别人的价值体系,谈的都是社会分裂,贫富悬殊,都是对制度和建制派的批判。至少在这个演说里面,关于“民主和专制”的争论终止了。

它脱掉了“普世价值”这个“白富美”所有的伪装,“民主”没有解决反而导致了前面所举的那些危机。不同的阶层或阶级根据自己的经济地位政治地位对那些“普世价值”做出了不同的判断。广大中下层没有认同它们,不认为它们(“民主”“自由”)表达了自己的利益和利益诉求,对它们采取了冷漠和批评的态度。

原创者已经指出了原始版的问题,而中国有些追剧的人还在为原始版辩护。当今世界,究竟有多少国家把“普世价值”当成终极价值,究竟有多少人把“普世价值”当成所有人的价值?至少2016年,给了我们不容含混的答案。

2016年以前,迷信“普世价值”的人还可以拍拍腰板,把别人当成一个标杆。2016年以后,在听了中下层那么多的呐喊,看了他们那么多的叛逆以后,还这样虚张声势的话,可能就应当读一读《呼啸山庄》了。那里面的男主人公,把风雪夜的凄厉呼啸,听成了凯瑟琳美妙的呼喊。

六、基础设施危机。金融严重脱离实体经济,基础设施严重老化和不足是美国供给侧的突出问题。美国基础设施当年领骚世界。而现在,全面破败,许多地方几乎难以承载经济和生活的需要。改造这些设施需要几万亿美元的资金。

美国不是没有钱,而是钱集中在富有阶层手中,他们追逐短期的利润,而缺乏投资基础设施这种资本密集、周期漫长、回收缓慢、风险较高的领域。

七、人口危机。人口危机不只是老年化的问题,还包括阶层问题、族群问题。有人估计到 2050年少数族裔将占美国人口的50%。可以想象,如果美国精英持续边缘化中下层和某些族裔,二三十年以后,会是什么情况?

在历史长河里,时间在中下层和少数族裔一边。这是一个非常复杂和精细的工程,是考验美国精英和施政者政治智慧和政治技巧的关键时刻。

一步错,就要错几百年。面临这种人口趋势,美国有远见的政策就是要认认真真地改革经济政治现状,多一点包容性,切实做好族群平等,尤其是经济上的平等,把所有的族群都整合或包容进经济和政治程序中,在解决经济平等的基础上,推动有利于美国的那些“主流价值”,而不是挑起族群矛盾,尤其不能在主流价值的名义下边缘化中下层和少数族裔。

否则,它所带来的经济和政治上的不平等,迟早会导致中下层和少数族裔对这些价值的抗拒,甚至抛弃。中下层可能会在倒洗澡水的时候,把盆里的婴儿一起倒掉。

人口的历史性变迁如同一部巨大的火车,帝国如同大力士。它是要站在轨道上同火车硬撞,还是坐在驾驶室里面驾驭它?这已经是美国社会无法回避的选择。

处理这个问题,需要巨大的经济社会变革。否则,几十年以后,时间也会把帝国请下宝座。然而,美国精英依然相信赢者通吃的经济制度。在出现问题的时候,就转移矛盾,把经济不公带来的问题,归咎于某些族裔。这不仅不利于解决问题,反而可能进一步边缘化中下层,边缘化某些少数族裔。它带来的长期历史后果是难以想象的。

美国精英在社会设计的时候,淡化阶层认同,强化族群认同,把中下阶级分化为不同的、有利益矛盾的亚群体,“分而治之”,短期内可以缓和或转移阶级矛盾,有利于社会稳定和增强少数精英的控制力。但是,强化的族群认同带来的历史性变迁在长期内却难以掌控。

当少数族裔变成多数的时候,怎么办?我们目前看到的美国社会的族裔问题归根结底是一个经济问题,一个阶层问题。某些白人底层民众饱受新自由主义带来的经济困苦,对现状非常愤怒,而迁怒于其他某些族裔,导致了严重的社会对立,甚至可能让社会更加动荡。

除了印第安人外,美国没有族群在行政区域聚居的现状,不算是一个多民族国家。但是强化了的族群矛盾,有时候更具爆炸性和不可控性。美国族群矛盾的根源是不公正的经济社会制度,其中有许多教训值得吸取。新自由主义是不利于多族裔、多民族国家的民族团结和国家统一的。

新自由主义推动财富集中,推动在财富集中的基础上的权力集中,少数富有阶层手中控制着经济社会和政治权力。在一个多民族国家中推动新自由主义,少数民族的广大中下层会持续贫困化,而少数精英可能将集中越来越多的财富和权力,形成一些财富和权力垄断的中心,导致中下层的不满,而这种不满可能被那些“精英”利用。总之,美国的教训是,贫富差距太大,加剧了族群矛盾。

某些地方社会的戾气和偏执极端的思想在滋生,像地下的熔岩在涌动,导致极端社会事件频频出现。如果拿不出有效的变革措施,广大中下层贫困化不断扩大,美国要么陷入某种形式的族群内战(一些族群把自身的贫困归结于其他族群),要么陷入某种形式的阶级斗争。

出路有没有呢?有,那就是解决中下层不断扩大的贫困问题,增加就业,增加高收入的工作。这不仅可以缓和阶级矛盾,也可以缓和族群矛盾。这个一石二鸟的办法,许多人都看见了,在经济上它需要把原教旨市场经济推倒重来;在政治上需要把建立在财富控制基础上的政策程序作巨大变革;在理论上需要颠覆新自由主义垄断的意识形态。

可行性有多大?在目前的财富和权力结构下,这需要“神算”。人人都知道要改革,人人都知道改革无法推进。一个最富有的帝国却为大多数人的贫穷所困扰。美国就处在这个历史选择的关头。

老迈帝国的蹒跚背影重重地投射在夕阳的余晖里。新自由主义是为少数阶层量身打造的金铠甲,它曾经摧毁了苏联,难道,它现在要吞噬它的主人?

近期牵涉多家中国企业与美国企业之间的半导体专利侵权诉讼纠葛纷扰不断,但,就在昨天,整起事件出现重大惊人进展。

7 月 3 日福州中级法院裁定对美国芯片巨头美光(Micron)发出“诉中禁令”,美国部分闪存 SSD 和内存条 DRAM 将暂时遭禁止在中国销售,虽不是最终判决,但似乎暗示美光确实有侵权之嫌。

而这是中国发展半导体一路被指称“窃密”和“侵权”以来,首次成功重拳回击!

或许受此次负面消息影响,美光今日遭受大跌,跌幅超过 6%。

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3 日裁定美光半导体销售(上海)有限公司立即停止销售、进口十余款 Crucial 英睿达固态硬盘、内存条及相关芯片,并删除其网站中关于上述产品的宣传广告、购买链接等信息。

同时,也裁定美光半导体(西安)有限责任公司立即停止制造、销售、进口数款内存条产品。

福建晋华指出,通过先进实验室逐层剖析,发现美光的十余款自有品牌产品涉嫌侵害晋华专利,包含数款 DDR4 笔记本等

以及 MX500 系列的 2TB 、 1TB 、 500GB 、 250GB 2.5 英寸的固态硬盘和相关侵权芯片,确定该等产品的技术方案落入晋华专利要求的保护范围。

晋华主张,美光明知此前热销的 MX 300 固态硬盘存在侵权疑虑,仍继续在目前热销的主流产品 MX 500 系列上延续使用侵犯晋华专利的技术方案。

美光是全球三大内存供应商之一(另两家为三星和 SK 海力士),也是位居全球六大闪存芯片供应商之列(另五家为三星、SK 海力士、东芝、西部数据、英特尔),美光将近 50% 的营收都来自中国,一旦美光部分产品在中国禁止销售,恐形成重击。

更重要的是,美光是国内阿里巴巴、华为、腾讯、百度等互联网企业的服务器 SSD 模组供应商,应用在云端存储系统中,若是美光供应给这些大厂的存储产品涉及侵权问题,那在中国数据中心服务器存储的最大供应货源恐怕会陷入“急冻”状态。

近两个月来,《华尔街日报》和《纽约时报》不约而同出现同一论调的报道,指出中国大陆大量网罗台湾半导体产业人才,以及“窃取”相关技术来发展自主芯片计划,试图以“揭开‘中国制造 2025’的黑暗面”的角度报道中国企业涉嫌半导体技术窃密案。

这样的控诉和论调其实源自于美光从 2017 年初以来,对于大陆 DRAM 厂福建晋华的诉讼指控。

这其中包括,美光有两名子公司的离职员工因携带技术资料到福建晋华任职,因此在台湾被控告侵犯营业机密。

而福建晋华因为与台湾晶圆代工厂联电合作 DRAM 技术开发,导致联电也因为“未善尽管理之责”而同步列为被告,且美光同步在美国加州对两家公司提出民事诉讼。

今年初,福建晋华和联电在福州中级法院反告美光旗下的闪存和内存产品侵犯其四项专利,其中包括晋华与联电各自拥有的两项专利,共计四项。

经过六个月的审理,3 日福建中级法院正式裁定“诉中禁令”,暂时禁止美光的部分闪存 SSD 和内存 DRAM 在中国销售。

“诉中禁令”不等同于司法判决,但裁定结果一送达即可立刻执行。当事人在收到裁定之日起,10 天内可以申请复议,简单地说,如果当事人认为自己并未侵权,可以进行合理抗辩,一旦被法院采纳,可以声请禁售期间所遭受损失的赔偿,但声请复议的期间该禁令将会继续执行,且仅有一次申请复议的机会。

而以福州中级法院的裁定来看,此一“诉中禁令”的裁定意义,在于法院在审理过程中,认为原告福建晋华和联电主张美光侵权确有理由,美光的确具有侵犯福建晋华和联电专利的可能性,整个事件发展至此,确实是业界始料未及的。若是美光无法提出有力的证据抗辩,其长期以来制造福建晋华和联电“偷窃技术”的手法,恐将不攻自破,也等于是重重被打了一个巴掌!

业界分析,联电在半导体产业将近有 30 年历史,虽然擅长领域是逻辑制程技术,也就是晶圆代工业务,但联电和存储技术也是颇有渊源。

当年日本唯一仅存的内存供应商尔必达 ( Elpida) 在转进 65 纳米铜制程技术时遇到瓶颈,曾找过联电帮忙,当时的铜制程转换是半导体产业很头痛的天险,联电也吃过不少苦头,之所以会“帮助”尔必达,是因为联电荣誉副董事长宣明智和当时尔必达社长坂本幸雄交情甚笃,这才让联电在关键时刻出手相助。由此也可看出,联电在存储技术领域确实具有不容小觑的实力。

“价格操作”反垄断调查如火如荼进行中,中国、美光彼此究竟想要什么?

去年起,中国反垄断机构陆续调查全球三大内存供应商三星、 SK 海力士、美光企图操纵 DRAM 价格,这三家掌握全球 95% 的市场份额,过去两年因为控制扩产,导致价格数倍上扬,去年底开始,引发中国手机厂的强烈不满,进而演变成近来持续延烧的反垄断调查风暴。

更严重的是,美光因为阻止福建晋华发展 DRAM 技术,企图通过多个途径“制裁”福建晋华,其中包括向部分半导体设备供应商施压,要求其不得销售设备给晋华来做 DRAM 开发。

行业内人士推测,对于福建晋华和合肥长鑫两家 DRAM 厂,美光特别忌惮福建晋华能成功开发 DRAM,因为其主导者出身美光体系,加上联电长达 30 年的半导体经验,该阵营的胜算不小。因此,美光对于福建晋华特别"另眼相待", 就是要趁着晋华“长大成人”前先“斩草除根”。

美光究竟要什么?难道只是希望中国能终止 DRAM 自主研发计划吗?

行业内人士分析,美光口袋里的另一套计划,恐怕是希望福建晋华能屈服,除了停止研发计划外,还能向美光授权其 DRAM 技术,把福建晋华的角色变成旗下众多的代工厂之一,当成“殖民地”来控管。

不能重蹈台湾地区的覆辙

过去美光以“华亚模式”大量与台湾半导体厂合作,但最后证明这是一个失败的模式,台湾发展 DRAM 产业二十年却不具备任何技术,最后只留下一堆晶圆厂低价卖给外企,DRAM 变成一场“DREAM”。

所谓的“华亚模式”是由台湾台塑出钱盖晶圆厂,旗下的南亚科技和美光合资成立子公司华亚科技(该公司前身是南亚科与德国奇梦达 (Qimonda) 合资成立,奇梦达破产后由美光接手),美光可分享扩产的 DRAM 产能,却不用花钱盖厂。

在此模式下,美光授权 DRAM 技术给华亚科生产制造,每年华亚科都要付出一大笔的专利授权费用,但却不拥有独立技术,如果当年度 DRAM 市场供过于求导致价格崩盘,华亚科母公司之一南亚科,也会因为认列投资亏损而连带大亏。

现在的情况是,美光告福建晋华和联电侵害其营业机密,而福建晋华和联电反告美光侵犯其半导体专利。此案进入“诉中禁令”阶段,美光可以在十日内提出抗辩,表达其专利并未侵权,但只有一次机会,如果美光抗辩失败,最后恐怕是需要寻求与福建晋华和联电达成和解。

但不要忘了,除了美光自己的专利现在有侵权之嫌疑外,目前台湾 DRAM 南亚科和力晶生产的 DRAM 产品都有使用美光的技术,万一当中也内含侵犯福建晋华和联电手上的四项专利,这项侵权官司案恐怕将由野火般蔓延开来。

不过,福建晋华和联电告美光的初衷,应不是为了再产业大打专利诉讼战役,其目的是希望美光不要再营造其“窃取”技术的形象,并且能撤回控告其侵犯营业机密一案。

这个案子的出现,恐怕对于现在处于供过于求的 NAND Flash 内存市场,以及处于价格高点的 DRAM 产业,恐将投下一个“深水炸弹”。

美光若因侵权无法在中国销售,对全球存储价格是一枚深水炸弹

若是最后判决结果是美光有侵权的事实,如果美光不和解,那未来美光的 DRAM 和 SSD 将无法在中国销售。美光的业务极度依赖中国市场,尤其是中国互联网企业大量采用美光的服务器 SSD,这些大厂未来势必不敢采用美光产品,这对于现在手上一堆 NAND Flash 库存的三星,将是率先受惠获得转单。

然这个巨大的商机对于三星而言,恐怕也是如履薄冰。因为即使有天上掉下来的订单出现在眼前,身陷反垄断调查的三星、SK 海力士等也不敢因此而随意涨价,DRAM 已经被中国控告操控价格,万一针对 NAND Flash 涨价,恐怕再记上一笔,且被抓到证据。

比较不好的后续结果是,美光无法在中国销售的内存和闪存产品,可能会拿到其他国家销售倒货,那也会把整个存储市场的价格压下来,成为未来存储产业的一枚炸弹。

这次美光被福州中等法院因为“诉中禁令”,导致部分产品暂时禁止在中国销售,等同是中国、美国半导体专利侵权大战方酣之际,剧情急转直下的来了一出“中国厂商抢先得分,美国企业意外吃鳖”,情节已经脱离先前外界预想的剧本。

然而芯片产业的发展是长期的,美光是非常“政治性”的企业,且一向以“好斗”闻名,这次会否轻易投降,恐怕还很难说,因为这关系着美光最大依存的中国市场未来商机。

得罪中国,对美光没有好处,但中国的 DRAM 技术若做出来,美光恐怕将彻夜难眠,未来要看彼此手上还有什么底牌,以及两大阵营背后力量的角逐,这出戏,恐怕还很长!

作者:MDI来源:未知点击次数:102更新时间:2018-07-06
  • 上一篇:揽储压力大!钱哪去了?余额宝新消息,银行慌了,储户要纠结了!
  • 下一篇:财富的秘密-世界级投资大师的投资金律
  • 
    发表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MDI_免责声明: 本站并非官方网站,一切信息以MDI健康联盟链官网(https://www.mdiblock.com)为基准。 投资有风险,请大家闲钱(禁止贷款,借高利贷,刷信用卡)参与,量力而行,要有自担风险,自负盈亏的能力,社区名称 – MDI健康联动